易本小说-一本正经小说 >> 都市言情 >> 仙帝在上(书号:463

第221章:覆手为雨(二)

作者:我是水神
    是夜,明月高悬。

    东海北城区,白马大街,街边的一栋摩天大厦上,在月光的照耀下,一道紫影极致地闪过,飘身落到了楼顶之中,只见她脸色苍白,用手捂着小腹,在那里,有一道刀伤,有血液不断从中流出,身上的胸口,还有大腿之上更是多了几个血窟窿,看其伤口竟都是子弹造成的,弹头还在里面没有取出来,让她的表情极为痛苦,一股股冷汗从她姣好的容颜中滚落,显然,这已是受了重伤的征兆。

    紫影踉跄地朝着走了几步,在她的后方,一个黑衣男人手拿一柄黑色伞刀也是飘身落地,不紧不慢地跟了上来,紫影眼中闪过一丝绝望,但那男子带着一副黑框墨镜,丝毫看不见,手中伞刀一转,二话不说,踏出一步,凌空朝着那紫影一刀急斩而来,紫影全身虚弱无力,想要抬手反击,但抬到一半,便满脸痛苦地放了下来,显然是没有气力再去战斗了。

    冷月高照,屋顶的冷风将她的发梢飘零而起,看着那彷如从月下斩来的一刀,紫影露出了一个凄美的笑容,心中已是认命,就要被这一路追杀至此的沉默瞎眼男人斩落在这孤零零的高楼之上了。

    “嗖!”

    刀光无情斩下,下一秒,这凄美绝艳的紫影便要香消玉殒了。

    不过,也就在这时,一个极致的巨大黑影猛地从高楼的那一头朝着黑衣男人猛然撞来,直接撞在了那黑衣男人刀口上,只听得”当!“地一声火花四射的金属脆响,瞬间将那黑衣男人给逼退了数十米远。

    黑色巨.物落下,竟是一口巨大的青铜巨鼎,“哐啷!”一声挡在了紫影的身前,黑衣男人在原地踱了两步,却没有向前,而是选择了静观其变。

    冷风吹起,紫影朝着后方看去,在那楼脚边,一个黑衣白裤的修长身影出现在了她的视线中,冷风将他全身衣物发梢吹拂的猎猎作响,而他整个人则散发着一股冰冷的气息。

    “冤家,你...终于来了!”

    紫影脸上露出了痴迷的笑意,在看到这个人之后,身子一软,再没了力气,瘫在了地上。

    紫影便是沈玲珑,而赶来营救的自然是林云,林云冷着一张脸,没有去关心那站在远处虎视眈眈的黑衣男人,而是快步来到沈玲珑的身边,伸手将她在地上扶正,一道布满星芒的掌力,从她后背打入,瞬间让她整个身子都是一震,紧接着,便听到“哐当!”几声,金属撞击地面的声音,是那些打进沈玲珑身体的子弹被林云一掌给逼出了体外,林云拿出一颗丹药,喂到了她嘴里,温声说道:”先运功疗伤!“

    然后便赫然起身,抬眼望向了对面的黑衣男人,眼中的寒芒几近溢出,他走向前去,声音如九狱传出的幽幽之声般吐出了三个字,“你,该死!”

    说话着,他的整个身形已是冲了出去,只见他手中星光一闪,一把星芒气剑在其手中成形,一剑便朝着那黑衣男人直刺而去,黑衣男人侧耳倾听,整个耳根一颤,想也不想,手中伞刀一转,整个伞刀蓦地张开,变成了一把精钢圆伞,挡住了林云这悍猛无匹的一击。

    林云剑身一抖,一转,便犹如灵蛇一般,荡开了那张开的伞刀,朝着黑衣男人的手臂处直切而下,黑衣男人收伞,抬起伞刀一架,挡住了林云刁钻地一击,林云冷笑,手中剑身一拧,转换攻击,变斩为刺,一剑刺在了黑衣男人的手臂上,刹那间,泊泊的血液便从那黑衣男人的手臂处流出。

    这一刺,刺得黑衣男人连退了三步,心下大骇,其实刚才的招式打斗也只在转瞬间,他没有想到,就这一眨眼的功夫,自己便已经受伤。

    但此刻哪里轮得到他想这么多,林云可不会给他任何机会,手中气剑斩出,已是欺身攻来,剑光如电一斩而至。

    黑衣男人脚下一蹬,又是退出十多米,林云紧追不舍,他心中一喜,手中伞刀一拧,赫然打开,紧接着,他那握着刀柄的手掌一转,整个打开的精钢圆伞快速地旋转而起,而那在圆伞之上更是有着道道乌黑刀芒朝着近在咫尺地林云周身笼罩而去,看其模样,这乌黑刀芒甚是厉害。

    林云一往无前,大开大合,手中星芒暴涌,灌入那星芒气剑中,让其又凝实了几分,只见他手中长剑挥去,一斩而去,将那欺身上来的乌黑刀芒一一斩碎在了空气中,

    黑衣男人双腿已是来到了大楼的边缘,离马路地面有近百米,如果直接从这上面掉下去,依这黑衣男人黄阶七境的修为,虽不至于摔死,但摔个重伤,那是肯定的。

    林云剑花荡起,身形飘诀,化作了道道星芒剑影,朝着黑衣男人一斩而至,黑衣男人噙着精钢伞往前一架,挡住林云的剑势,在其黑色的伞顶上留下了一道火花四射的剑痕。

    这一剑竟是将黑衣男人手中的法器伞顶给斩破了。

    林云身形不停,整个剑身一荡,发出“嗡嗡!”地剑鸣声,如狂风暴雨又是数道剑光直斩而下,在那法器上面斩出了数道剑痕,甚至将那圆伞的一角给直接切没了。

    黑衣男人耳根震动,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手中圆伞一收,变成了一把伞刀,朝着林云怒砍而去,林云手中剑法奥妙无比,看得让人眼花缭乱,只见他又是一荡,直接一剑点在了那黑衣男人握刀的手腕之上,将那人的整个手腕都给洞穿了而去。

    “哐当!”

    黑衣男人再无力握刀,黑色伞刀应声落地,林云手中气剑一挥,将那黑衣男人的整个手腕给切割了下来,抛飞在了空气中,落到了百米的高楼之下。

    黑衣男人无心再战,运起全力,双脚猛然一蹬,凌空跃起,便要朝着楼宇外面掠去,下面是百米的高空,以他原地起跳的速度根本越不到比这一层高的另一栋大厦上面去,不过他逃地如此坚决,肯定是有保命的手段,林云岂能让他如意,只见他看着飞跃在空中的黑衣男人,脸上的笑意残忍而冰寒,想也不想,手中气剑极致斩出,一道星芒剑光被他斩离而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斩在了那黑衣男人身上,瞬间将其爆成了一片血雾,消散在了月下冷风中。

    林云收剑,迎风独立,目光望向了北城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