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明理的亲爹

作者:焦糖奶茶
    顾长生和顾爱国却是很坚持。

    顾长生告诉闺女:“你是他的妹妹,又不是他|妈,凭什么你要无条件的给他创造好的工作环境?

    我这个当爹的没用,还需要靠你这个做妹妹的照顾大哥。

    本来你是妹妹,按道理来说,你才是应该被照顾的那一个。兄弟姐妹想要长久的相处下去,该分清的时候就要分清。”

    这一番话说的,让顾依依很是佩服。

    就算是在后世,也有很多家长习惯性的把子女的东西看成是自己的。

    或者是扶贫,也就是一定要混得好的帮助混的不好的。

    除非是自己心甘情愿,有些东西,哪怕是爹妈强迫就一定可以做得好吗?

    相对来说,顾长生和林丽琴就是一对看问题非常透彻的父母了。

    顾长生这个提议是和顾爱国商量了之后才告诉闺女的,老大夫妇自然没有不同意的。

    哪怕拿出去说,别人也不会觉得他做错了。

    倒是老村长更加的直接:“到时候直接给她公司分红,本来都是她提出来的,公司也是她的主意。我们屯的人能够越过越好,都是靠依依了,老叔我也要领这个情。”

    就算是这样,老村长也觉得,是他们占了大便宜。

    谈妥之后,又仔细的过了一遍流程,之后顾爱国才正儿八经的与老村长谈判。

    他要以技术入股,让公司以后也可以生产纸张。

    别的不说,光是看到成品纸,老村长已经是眼前一亮了。

    这可不像之前的手工编织品,要卖给老外,完全是靠着顾依依在外面操作。

    说实话,屯子里的人,包括老村长在内,心里都是没底的。

    可是这种纸会给他们带来的好处,那可是肉眼可见的。

    这种纸比他们供销社卖的那种草纸要好,主要是听说这个主要的材料是山上随处可见的树皮竹子,那就更好了。

    纸张这种东西成本低,轻便方便携带。

    看着质量也不错,不愁卖不出去。

    草纸这东西说起来没多少人注意,但是现在生活条件好了,于是大家也都开始讲究起来了。

    他们乡下人还能说拿几片树叶子就可以解决问题,但是城里人基本上不可能这么做的,这是生活必需品。

    现在乡下也越来越多人习惯了用草纸,甚至可以说,这玩意比肥皂什么的还必要。

    天天要用,可费钱了。

    如果他们可以提供更好的货,却是卖跟供销社相同的价格,只要有眼睛的人都知道要买谁的东西了。

    到时候就不愁没生意了,就算不成,他们也没亏啊。

    他们只不过付出了人力,损失了一些树皮和竹子,这些都算不了什么。

    以前的商贸公司,已经让大家看到了希望,因为带来了实实在在的经济利益。

    现在又有了这一门造纸的手艺,老村长觉得,望山屯以后大概应该会越来越兴旺发达的。

    而顾依依也在心里初步计算了一下,哪怕一开始生意不太好大家可能技术掌握的还不够。

    但是依照推算,公司一年赚个几千上万还是不成问题的,那么她起码也可以分几百块。

    她现在有各种收入,也许几百块算不了什么。

    但是相对于县城里的一个普通工人,或者乡下的农民来说,一年不吃不喝大概也就能挣到几百块。

    难怪说,知识就是金钱,圣人诚不欺我呀。

    顾依依本来就是老顾家最为疼爱的闺女、哪怕嫁入了霍家,也被霍家全家人当成了宝贝一样。

    现在怀|孕了,她在家里的地位等级那可是上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别说是最小的霍飞,两位老人家也都是把她捧在手心里。

    一家人围着她嘘寒问暖的,生怕她磕着碰着或者是哪里不舒服。

    其实顾依依觉得,她这怀|孕了并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

    能吃能睡和平日里完全一样,以前所听说的严重的孕吐什么的,她都没有。

    所以,才会在怀|孕了快两个月自己都没有发觉。

    也因为如此,之前顾依依才有精力去研究造纸的问题。

    现在顾长生顾爱国都学会了,包括霍二牛都会做了,也就不再需要她费神。

    于是,顾依依又被当成宝贝猪圈养了起来。

    倒是有点不高兴,这快开学了,还需要在家里过半个月废物一般的日子。

    就不知道开学以后如何了,那个时候已经过了三个月,应该不会再出现孕吐的情况吧?

    林丽琴笑她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陈玉枝更是说,这可是福气。

    以前她怀|孕那会儿,本身条件就差,还反应严重,老遭罪了。

    虽然林丽琴是老林庄的女儿,距离望山屯不算远,许多八卦是互通的。

    对陈玉枝年轻时的情况也是略知一二的,而且看亲家母现在心情豁达的样子,应该是不再在乎以前那个畜生了吧?

    那个时候陈玉枝确实吃了许多苦,林丽琴也是知道的;

    而陈玉枝也知道,林丽琴是家里的长姐,那个时候下地干活可辛苦了。

    于是两位亲家母把闺女丢在一边,凑到一起兴冲冲的聊八卦去了。

    顾依依则是坐在桌前,吃着她这不知道是第几顿的,点心宵夜?

    这才怀|孕多久啊,顾依依觉得她已经胖了一大圈。

    可是家里所有人依旧是觉得不够,她现在可是一人吃两人补,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也要多吃一点。

    每次她都吃的不多,两个妈妈急的不得了,干脆想办法让她一日多吃几餐。

    拜托,她现在这还没到坐月子的地步吧,少吃多餐。

    以前她可是听过,月子餐就是这样的,之前也看过三嫂这样吃。

    抗议无效,顾依依就想出一个曲线救国的办法,故意去找罗美兰。

    “三嫂,你看,妈这不是要帮你带孩子?还天天往我那边跑,实在是不好意思啊。”

    顾依依故意这么说,本意是想让三嫂稍微制止一下她妈。

    一个婆婆再加一个妈,两位老人家一起盯着她吃饭,顾依依表示她无福消受。

    结果罗美兰只是笑笑,一心逗|弄着怀里的孩子,嘴上倒是说:

    “没事,孩子也乖,妈忙得过来。她可是一直盼着你怀|孕,现在又住得近,不让妈过去帮你婆婆照顾你,难不成你还想让我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