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深不可测的梧桐派

作者:陈鱼落水
    第58章

    是谁给了庄义生五百万两?

    是谁坚持在此地开矿?

    庄义生幕后的操盘手是谁?

    答案统统指向同一个人——女帝陛下。

    “女帝陛下发现了这处矿?”逍遥王心里咯噔一下。

    文相点点头:“当然。”

    庄义生长松一口气:“都是陛下的安排。”

    “陛下怎么知道,地表三百尺下会有星耀矿?”逍遥王问。

    文相摇摇头:“那我就不知道了,不过陛下高深莫测,知道这些也不算奇怪。”

    如果事情指向庄义生,大家肯定会觉得奇怪。但既然是源于女帝,那事情就容易理解了。

    因为陛下两个字,就等于不可被理解。

    逍遥王的内心绝不平静。

    发现地表三百尺下的星耀石,目前各国都做不到。南燕掌握了这门技术,他们就能发现更多的矿石,打造杀伤力更大的兵器。

    本来,他对南燕的判断,是一个各方面都不如东卢的弱国。曾经或许阔过,但现在完全不行。

    可亲自走一走看一看,结果却出乎预料。

    南燕能大规模复制幻影石中的内容,东卢不能。

    东卢最新研究出来的铭文技术,他们三年前就有了。

    他们能勘探地表三百尺下的星耀矿,东卢做不到。

    这还是一个弱国嘛,这完全就是韬光养晦,准备扮猪吃老虎啊。

    需要对南燕的国力重新判断。

    逍遥王心事重重,就连与文相笑里藏刀过招,也显得力不从心。

    他匆匆告辞,返回驿馆。

    高宿春风满面的过来,道:“启禀王爷……”

    逍遥王眼睛一亮:“破解了?”

    “还没有。”

    呃……

    逍遥王默然,那你这一脸兴奋是为什么。

    “启禀王爷,属下已经打探到,这种幻影石,来自京西梧桐派。”

    “梧桐派?”逍遥王眉头紧皱,他刚从那里回来。

    “是的,情报确认无误,而且属下还查知,梧桐派现在的掌门,是南燕女帝的师弟,两个人曾经师出同门。”

    “王爷,我已安排了高手,今日夜探梧桐派,把关于幻影石的资料搞到手。”高宿隐隐有些兴奋:“现在就等王爷一声令下?”

    “夜探梧桐派?”

    逍遥王瞥他一眼,心道梧桐派随便一本秘籍,丢在大街上都是无价之宝。还不知有多少高手,只是我没看到而已。你如果去了,估计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事情要是败露了,可是极其恶劣的外交事件。

    逍遥王道:“此事只宜智取,不可冒险,你继续尝试破解,不到万不得已,不可出此下策。”

    “冒险?”高宿摇摇头:“根据属下打探到的消息,梧桐派只有几个人,我们随便派个人就搞定了,远谈不上冒险。”

    逍遥王摆摆手,你了解得还是太浅薄。

    梧桐派足以用深不可测来形容。

    高宿离开后,逍遥王坐在中堂之上,陷入长考。

    目前是得到了一定信息,但距离下判断还为时过早,还需慎重,还需试探。

    东卢使团抵达京城已经有段时间,双方已经谈下几笔生意,表达了一些合作意向,包括两国关税,货物往来……

    一些细枝末节,都是需要磨嘴皮子的事,莫看文相和逍遥王平时看看戏,喝喝茶,关系处得不错。但事实上,两国官员已经在谈判桌上吵得不可开交。

    逍遥王令负责谈判的官员,草拟一份合约,递上去试探南燕的态度。

    当然,合约中有不少伏笔,如果南燕没有看出来,签上印章,南燕就会落入东卢的算计。

    …………

    文相急匆匆进宫,在御书房见到了女帝。

    女帝打了声哈欠,她刚刚还在午睡:“怎么了,又有事来烦朕?”

    “启禀陛下,经过初步的谈判,东卢方面递上了初步的合约,请陛下预览。”

    说着,文相捧上一口箱子,啪地一声,放在桌上。几百本合约,都是关于合作的细则。

    女帝吓了一跳,这么多。

    她瞬间觉得有些头疼,这我什么时候看得完。

    “你们有什么意见?”

    “启禀陛下,各部官员已经审核过他们负责的条目,揪出一些问题,已经标注在上面。不过,这些合约涉及矿产,兵器,粮食等诸多方面,需要有一个了解各行各业之人,总览把控全局。”

    “东卢是诗书之乡,在术算方面本就强于南燕,南燕尚武,读书人不是很多。这合约里面肯定有陷阱,还需慎之又慎。”

    “东卢那边催得急,三天后就要我们的回复。若是不慎重,落入他们的圈套,签下字就不能反悔。”

    女帝紧皱眉头,道:“南燕有谁擅长这些事?”

    “陛下,不如让寿王出面吧。”

    “寿王?”

    “不错,寿王在商贾之道,很有心得,门下也有很多产业。之前,这些事情都是由他负责。”

    女帝冷哼一声,那老头一肚子坏水,现在还被禁足在家。是自己亲自下旨,现在再请他出来,他的尾巴岂不是要翘到天上去。

    “不必找他,让他继续在家窝着。”女帝道:“这件事朕来解决。”

    “陛下心中已有人选?”文相道。

    “嗯。”

    女帝下意识想点头,忽然一转念,道:“人选?难道你觉得朕不懂这些?”

    “这……”

    文相吃了一惊,陛下竟然要亲自上手。他忙道:

    “陛下文韬武略,臣自然不敢质疑陛下。不过,这涉及许多行业,需要对各行各业都有一定的了解,稍不留神,便被东卢占了便宜。”

    “好了,朕知道了,容朕先看一遍。”

    “陛下,可只有三天时间呐。”

    “知道啦,知道啦。”女帝不耐烦的挥挥手。

    文相离开皇宫,心里仍旧七上八下。他想了想,吩咐轿夫去往寿王府。

    这件事,怕真的要请寿王出山,陛下抹不开面子,自己只有舍出这张脸,去寿王府走一趟,先试一试寿王的口风。

    御书房,文相离开后,女帝左右看看,先往嘴里塞了一块糯米糕。

    然后将腰上的百宝囊敞开一道口子,把箱子里的合约,一份一份的塞进去。

    直到都装进去,百宝囊还是薄薄一层,好像没装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