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本小说-一本正经小说 >> 网游动漫 >> 麻衣相师(书号:3796

第1315章 有借无还

作者:桃花渡
    我立马抽出七星龙泉挡住,“咣”的一声,七星龙泉就跟那东西给撞上了。

    这是……

    面前有个——人形的东西。

    看不出模样了,非要形容,倒像是拆开绷带的木乃伊,是个干巴巴的东西。

    而且,跟七星龙泉一样的气息。

    我心口一梗——无极尸。

    二姑娘也觉出来了:“齐老爷子,这么短的时间,就变成无极尸了?”

    “咻”的一下,狗血红绳出手,奔着那个东西就缠了过去。

    “你疯啦?”我当时就炸了:“你不是这个的对手。”

    “不试试怎么知道?”程星河厉声说道:“真要是老头儿变的,我就带他入土为安。”

    可话没说完,“嘣”的一声,绳子就断了。

    无极尸奔着程星河就扑过来了。

    我翻身过去,右手撑在了无极尸的下颌上,龙鳞往外一滋:“跑跑跑!”

    程星河也掂量出什么情况了——这东西太厉害了,跟它硬刚,别说收尸,你自己都得倒霉。

    于是他转身就要走,二姑娘还在一边跃跃欲试要帮我,被他一把抓住:“你别添乱了!”

    我环顾四周,大声说道:“上梁!”

    “啪”的一声破空,又一道狗血红绳出手,绕过了房梁,程星河拽这二姑娘就升上去了。

    二姑娘眼睛一亮:“你这一手挺厉害——跟电视里的小龙女一样!”

    “什么小龙女。”程星河呸了一声:“叫龙王爷还差不多。”

    还龙王爷,倒是你大爷。

    “七星,你也快点!”

    我也想,可这东西挺猛,楔住了我不撒开,要不是一身龙鳞,早让它搞个粉碎性骨折了,没那么容易脱身。

    但是下一秒,又一道红绳擦着我耳朵就过来了。

    不是,程狗怎么又回来了?

    不对……我立马反应过来,这个红绳比程狗不知道修补了多少次的红绳可厉害多了。

    那道红绳跟活的一样,直接就把无极尸给勒到了后头去了。

    “小子,你本事不小,连无极尸都对付的了啦!”

    摸龙奶奶!

    跟摸龙奶奶一起出现的,自然还有那个熊孙子。

    熊孙子一看我正在倒霉,别提多高兴了,拿了一手祭祀用的糕点就砸我:“小白小白傻呆呆,叫你吃饭你不来,问你为啥不肯来,你说等着你奶奶……”

    你奶奶。

    而摸龙奶奶另一手就拉他回去:“跟你说了——别得罪他!”

    熊孙子很不爽,就把手里的糕点往底下一砸:“你说这个怪物上有好东西,给我拿,给我拿!”

    “好咧,奶奶这就拿下来,你长大了,给你聘媳妇用……”

    好么,筹划的够早的。

    不过,既然这是摸龙奶奶盯上的,我就不能在这现眼了,这会儿又一道狗血红绳过来,我抓住,也跟着上了梁。

    这一上梁,我才知道,遗照上为什么会有那么一句话。

    齐家大宅的房梁木,竟然是八宝木的。

    所谓的八宝木,是长过茯苓,灵芝,云母银片等八种珍稀植物的木料。

    这种东西极为少见,辟邪除秽气,尤其对行尸有效——行尸最讨厌这东西的味道,一般是绕着走的。

    在这上头躲着,多少行尸也伤不了你。

    二姑娘有点着急:“那,咱们得在这里等多长时间啊?”

    按理说,我应该回答她,放心,闹腾不了多长时间,底下都是名宿,还对付不了个无极尸?

    不过,我觉得出来,这个无极尸不对劲儿。

    它跟我之前遇上的很像,可不完全一样。

    我遇上的无极尸能耐很大,还能把自己隐藏成人。

    可眼下这个虽然长相跟丧尸片里的喽啰一样,可本事极大。

    程星河也皱起了眉头:“不对。”

    是啊,这么短的时间,人会变成无极尸?

    我忽然想起了书房后头夹层里的骸骨来了。

    那些骸骨,到底是干什么用的来着?

    而这个时候,摸龙奶奶甩手就把那个无极尸给缠住了。

    无极尸侧身就滚了过去,翻身凌厉的对着摸龙奶奶就扑了过去。

    摸龙奶奶冷笑了一声,一只手就把无极尸的脖子给卡住了,跟给牲口看牙一样,掰开了无极尸的嘴!

    卧槽,不愧是十二天阶!

    当然,结果是失望的——这个无极尸的嘴里是干净的,没有涅槃圈。

    摸龙奶奶看清楚了,气的甩手就把这个无极尸给扔开了:“故弄玄虚,让老婆子白高兴了一场……”

    “不对啊。”

    可我和程星河异口同声:“这他娘不是老头子。”

    二姑娘看着我们俩:“心有灵犀一点通?”

    接着她就好奇起来:“你们怎么看出来的?”

    “这还用说吗?”程星河吁了口气:“牙。”

    看牙就看出来了。

    遗照上,齐老爷子的牙跟牙科诊所的模型一样,整齐白亮。

    可那个无极尸嘴里的牙,残次不齐。

    程星河站起来:“小时候,死老头子就说——他能让年轻姑娘投怀送抱,全靠着一张嘴,让我也少吃糖,牙坏了影响泡妹子。”

    那个无极尸得了自由,跑别处去闹腾了。

    我和程星河对看了一眼,心里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可这个时候,周围一片大乱,这地方,不止一个无极尸,一时间,鸡飞狗跳。

    程星河站了起来:“跟我去个地方。”

    我跟着站起来。

    程星河顺着房梁往上一吊,房梁子上,还有个夹层。

    “小时候,老头儿半夜趁着没人,就往这里躲,被我看见过——他在这偷吃腊肉干。”

    这馋嘴倒是一脉相承。

    程星河振振有词:“人生在世,吃喝二字。”

    他没费什么功夫,就打开了那个夹层的盘丝锁。

    夹层后面,有个小阁楼,一个清癯的背影,正站在了小阁楼里,以一种跟模样十分不搭调的猥琐神态,正在偷窥底下发生了什么事儿。

    程星河看着那个背影,上去就踹了一脚。

    那个清癯身影一躲,抬起头就骂他:“从小就教育你,目无尊长遭雷劈,你都学狗肚子里去了?”

    这个人是——遗像上的齐老头子。

    二姑娘一下愣住了:“他——他诈尸……”

    程星河一点没意外:“诈个屁,这个老流氓——诈死还差不多。”

    齐老头子扫了扫头壳,叹了口气:“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都怪那个上棺材找涅槃圈的小王八蛋,要不是他,我至于躲在这里?”

    二姑娘瞪大眼睛:“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我答道:“简单——齐老爷子本来在棺材里装死,后来有人跑棺材里摸涅槃圈,他怕让人发现,没辙了,这才躲在这里的吧。”

    齐老头子抬起头看着我,咧嘴一笑:“马连生养大的,就是不一样。”说着看向了程星河:“你看看人家。”

    之前灵堂被劈,我借着上香,过去扫了几眼,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棺材盖子上三长两短的镇魂钉明明还钉的好端端的,地上的浮土——棺材没下葬,附近也会铺一层浮土,意思“入土为安”,避免惊尸。

    浮土上都是乱七八糟的脚印子,不过,棺材一角,有一对很完整,没被破坏的脚印子。

    大小一致,其中一只右脚,鞋跟的位置有拖痕。

    贼腿受过伤——也就是之前跟我“狼狈为奸”那个。

    他发现涅槃圈没在书房,那就只有俩可能——一个是被人先偷走,一个是拿来压棺随葬了。

    他找不到是谁偷的,就来棺材这碰运气,结果被人发现,把齐老爷子的“尸身”给“惊”了。

    程星河一瞪眼:“你少管我——你装死到底想干什么?”

    齐老头子眯着眼睛:“你们猜——猜对了,奖花花公子珍藏版一册。”

    “谁要你的花花公子啊!”

    这还用得着猜吗?

    我盯着齐老头子:“以您的本事,做到了装死这一步——也是因为那个涅槃圈吧?”

    程星河也点了点头:“老头儿——这个涅槃圈是你跟那些笑面虎借来的,可到了日子了,想来个刘备借荆州,有借无还吧?不是,你一把岁数了,这么玩儿赖,好意思的吗?”

    那些笑面虎什么来历——让齐老头子都忌惮到这个程度?

    “你懂什么,”齐老头子振振有词:“我拿那个,有大用!对了,跟你也有关系。”

    程星河一愣:“跟我?”

    可齐老爷子还没说话,忽然底下就是一阵巨响,齐老爷子哪儿还顾得上答话,弯下腰就朝着底下偷窥,这一偷窥,脸色就变了:“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