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走狗屎运

作者:佟言
    陈语茉的玩笑,其实也有几分试探的意思,大概是因为女人的直觉,她觉得骆幸川对叶棠的态度,跟对她们这些其他女生不一样。

    不过她还是相信了叶棠的话,围巾好看是好看,但一看就很廉价,骆幸川这种有钱人,怎么会买地摊货呢?

    在大家都休闲的时候,岑砚南还在抓紧时间学习,他看的书不是高中课本,而是《影视表演基础》,类似“《演员的自我修养》”。

    十天后,元旦假期一过,他即将迎来电影学院的复试,网课老师恭喜他的时候,也叮嘱他不能掉以轻心,复试的考核更加严苛。他向岑砚南推荐了这本书,给他划了几个重点。

    思绪还沉浸在学习中,岑砚南看到叶棠的新围巾也没有多心。

    岑今从沙发上起身,打了一个哈欠,“时间不早啦,糖糖回来了,我们也该走了,等下十点钟,三儿他们还要来搓牌,我得回去做准备工作。”

    陈语茉也很有眼力见儿说道,“我也回宿舍了。”

    “正好砚南可以送你回去。”

    “不用了不用了,”陈语茉连连摆手。

    岑今把儿子喊起来,“你送一下小茉。”

    岑砚南已经收好书,做好准备了,不需要他妈提醒,他也会送陈语茉的,这是男人最基本的风度。不过被用作宿舍的宾馆离福兴巷也就几百米的距离。

    叶棠和赵珍芳目送三人离开,

    回到屋内,赵珍芳把快要完工的毛衣铺开来,展示给叶棠看,这是一件薄荷绿的套头毛衣,老人十一月末就买了毛线,开始织,年纪大了,眼睛不好,手脚也没年轻时灵活,织到现在还没织完。

    “你先套在身上试试,让我看看哪儿不合适,我可以马上改,”赵珍芳兴致勃勃的说。

    叶棠拿着毛衣走到自己房间。

    正在解围巾的时候,她忽然发现自己书桌上多了一个小盒子,小盒子就挨着垒起来的课本,像是特意被藏在这儿的。

    叶棠认得盒子的包装,tiffany蓝是这个牌子专属的颜色。

    她拆开盒子,里面是一条珍珠母贝的玫瑰金手镯。

    没有贺卡没有小纸条没有任何备注信息,手镯的价值大概在两万元左右,叶棠无法确定手链是岑砚南还是陈语茉送给她的。

    她把手镯放回盒子,与围巾放在一起。

    脱下外套,试穿毛衣。

    毛衣非常合身,样式复古,花色漂亮,她觉得不需要再修改,便对赵珍芳说,“您织的毛衣是真正的纯手工制作,比那些大牌毛衣好看多了。”

    赵珍芳笑得合不拢嘴,没有什么比自己的劳动成果被珍视更令人感到高兴的了。但她还想精益求精,围着外孙女,双手量一下腰围,比划一下袖口。

    ……

    晚上临近零点,hlcisy终于回复了叶棠的微信。

    “抱歉,我最近比较忙,才看到你的消息。”

    彼时叶棠刚洗完澡躺下,明明今天没有上晚自习,她却比平时感到更疲惫。“没关系,既然你这么忙,就更没必要再往我们学校寄东西了。”

    对方发来一个“ok”的表情。

    叶棠放心了,阖上眼睛准备睡觉,手机又“滴”的一声,她以为又是hlcisy信息,却看到微信跳出一个对话框:“红叶锦鲤抽奖活动即将开始,10、9、8……”

    在餐厅吃饭时,叶棠在服务员的邀请下,关注了红叶丽景的官方微信号,他们说现在抽奖活动都是在微信上进行的,与时俱进。

    叶棠点进这个页面,

    10秒的倒计时后,

    页面上出现无数组数字,从1位数到6位数,足以看出参加活动的人数之庞大,中国风的背景音乐中,一条橘红色的3d卡通锦鲤在这些数字之间绕来绕去,还顽皮的在某个数字旁停顿一下,又走开,令人空欢喜一场。

    叶棠感到有趣,她不指望自己中奖,只是想看看现在的抽奖活动是什么样的,毕竟是曾经她家的酒店。

    卡通锦鲤游累了,最后在一个数字旁停下。

    “恭喜475号顾客,您是我们新一届的锦鲤,从现在起至明年12月24日,您可以在我司旗下全球507家酒店任意免费住宿。”

    看到475这个数字,叶棠乍一下并没意识到它指的是自己。

    田老师忽然连续发来好几条微信,是沾好运的一系列表情包,足以看出他激动的心情。

    叶棠回了一个“?”

    “你是不是今年的红叶锦鲤???”微信上,田老师不结巴了,“我是474,我记得你在我后面领的号码牌,你应该就是475,(大哭)(可怜)差一点就是我了。”

    叶棠立马从床上站起来,掏出羽绒服口袋里的号码牌,吃惊,真是475!

    她竟然走了狗屎运?

    她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运气?

    头几年锦鲤抽奖,不存在暗箱操作的可能,叶棠的父亲都请来公证员现场直播,就是为了证明抽奖的公平公开公正。

    现在换成小程序抽奖,或许后台技术人员可以控制数字,

    叶棠很自然的怀疑骆幸川。

    她没多想,马上打电话给他。

    “……喂?”骆幸川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困顿,好像是在睡梦中被吵醒了。

    叶棠想挂电话了……她的唐突打扰到别人休息,她也想起来不久之前,她和骆幸川刚发生了一点误会。

    “……叶棠?”骆幸川看到来电显示了。

    哎,

    叶棠硬着头皮问,“红叶丽景的圣诞抽奖,你是不是动了手脚?”

    电话那头安静下来,似乎骆幸川完全没弄明白她在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叶棠听到他的轻笑声,“原来你中奖了,恭喜你。”

    “所以这事跟你有关吗?”

    他反问她,“暂且不论我现在只是一个学生,无权参与骆家任何公司的管理,就算我可以操控抽奖活动,我为什么要让你中奖,这对我有什么好处?难不成你以为你在我心里有什么特别的地位?你想多了,我对你感到好奇,仅仅是因为你和我姐姐名字一样。”

    骆幸川的语气很冷静,甚至可以说有一丝冷漠,

    “如果你不想当这个红叶锦鲤,可以把奖送给田老师。”